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子夏曰 >  正文内容

[新传说] 这个老总不一般

来源:地形地物网    时间:2021-10-06




  钟大业和米小柔的重逢很意外。作为主管生产的副总,钟大业急于寻找资金扩大生产规模,而一家融资公司恰恰能帮他,在手下几次三番谈判争取无果后,钟大业决定亲自出马。
  
  就这样,西装革履精神抖擞的钟大业来到了米小柔的融资公司,两人一照面,都意外惊喜,原来二人竟是老同事。
  
  当年在一家国企,风华正茂的钟大业是办公室主任,刚走出校门娇羞可人的米小柔则是办公室文员,信心满满的钟大业还曾经追求过米小柔。不过米小柔没答应,她那时的心思全在一个办私企的大款身上,尽管对方有家室,也远远胜过了挣死工资的钟大业。不到一年,大款离婚,米小柔离职,嫁给了对方。钟大业也收心,跳槽进了现在的厂子,摸爬滚打,一直做到副总。
  
  这天,两人坐进餐馆,共叙分手后的经历。钟大业这才得知,米小柔嫁给大款后,虽过了几年安稳日子,但她天生不安份,心中的座右铭是要么飞黄腾达,要么跳楼自杀,这和向来做事稳重的大款老公格格不入,矛盾越积越多,终至最后摊牌离婚。米小柔就用从大款老公那儿分得的离婚财产,办起了现在这家融资担保公司。
  
  钟大业一阵唏嘘,米小柔却眼巴巴地望着他说:“大业,回首一想,还是羡慕你平静沉稳的家庭生活。如果当年我答应你的追求,也许今天享福的就是我!”
  
  钟大业一听,慌忙辩道:“我哪有那个能力!如果当年你跟了我,今天就缺一个担保公司的老总!”
  
  两人哈哈一笑,边吃又边聊些别的。席间米小柔脱了外衣,扭动着保持良好的身段不断为钟大业夹菜。眼前的米小柔柔情似水,钟大业两眼有些走神。
  
  接下来一阵,两人又约了几次吃饭,每次都是米小柔主动。钟大业眼里的米小柔越来越有魅力了,而且很享受和她在一起吃饭聊天的时间,以至于好几回都没能按时回家。为了应付妻子的询问,“加班”变成了钟大业嘴里的口小孩口吐白沫是什么原因呢头禅。
  
  这一天钟大业又要“加班”,而且是两天。其实他是和米小柔约好,去了附近一个景点。景点的美景让人流连忘返,而更让钟大业怦然心动的是有米小柔美人相伴。
  
  当晚夜宿,米小柔坚持要了两个房间,只留给钟大业一夜的幻想。早上起床时钟大业想,其实这样更好,何必捅破那层纸让两边关系变得俗不可耐。他们是曾经的同事,现在的合作伙伴,让关系纯净一些更能证明双方交往没有私心。
  
  不过第二天回到家钟大业就后悔了。妻子从他“加班”后脱下换洗的外衣口袋中发现了一双丝袜,而钟大业支支吾吾,完全乱了阵脚。他终于想起,两人在景点踩水,米小柔脱下的丝袜顺手就塞进了他的外衣口袋。
  
  一切解释都成了多余。钟大业也懒得和妻子再罗嗦,直接就打电话告诉了米小柔。米小柔在电话那边沉吟半晌问:“你承认是和我在外边过夜了?”
  
  钟大业回答:“是啊,不然怎么办?不论我如何解释,这次也是虱子上身,不搔也得搔,难以说清了。”
  
  米小柔在那边“咯咯”笑了两声,轻叹道:“唉,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坚持要两个房间吗?就是不想破坏你的婚姻。我是离婚女人,虽然欣赏你,但也懂得尺度!”
  
  钟大业深为感动,一个离异单身女人能做到这般隐忍,有多不易,足见她内心的善良。钟大业突然发狠说:“其实你无需克制。我家里那位四平八稳不求上进,我烦她已经很久了,这个疤迟早也要揭开。”
  
  米小柔声音宛如耳语:“既然你这样说,晚上就来我家吧。我正有一个计划,等着和你商量。”
  
  下午下班后,钟大业就径直去了米小柔那儿。他也没打电话给妻子解释,要吵要闹就随她吧,没准还正好可以成为分手的理由。
  
  米小柔离婚后,就独自住着一幢大别墅,见了钟大业,就牵着他的手把每个房湖南治疗癫痫病的比较好医院间参观了一遍。米小柔说,这不是炫耀,而是证明一个女人的孤独,这幢房子里什么也不差,就差一个男人的怀抱。
  
  米小柔一撩拨,钟大业的身子就燃烧起来,不管不顾地搂着米小柔就是一阵触电。半晌米小柔爬起来,冲了一杯热饮,递给瘫在一边的钟大业说:“现在给你说正事,事关你我两人的未来!”
  
  原来米小柔要说的,是进一步发展壮大融资公司,以实现公司盈利继续大幅度增长。方案她已经想好,月息3至5分,希望吸引更多的闲钱进来。
  
  钟大业一听,兴奋地从床上爬起来:“这想法不错。现在土地增值很快,缺钱的公司也多,如果能融进更多的资金,不管是置地,还是贷给那些缺钱的公司,都是十拿九稳的买卖。”
  
  米小柔笑道:“我们想法一致观念一致,不愁公司没有大的发展。但你知道,我只是一个女人,过去一直只满足于小打小闹,直到现在遇到你,我才有了这番干大事的雄心壮志。另一方面,你这么有能耐,却甘居于当一个民营小厂的副总,这太屈才了。我想过了,既然要把我们的融资公司做大,就得请你出山,你来当咱们公司的董事长。男人做事向来大气,我今后就在后面支持你!”
  
  钟大业感动得难以言表,他什么贡献也没有,就出任董事长,这让他忐忑啊。他当即表态,一是马上回厂辞职,二是马上回家离婚。可米小柔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嘴,摇头说:“辞职可以,但不要离婚。老婆为你生儿育女,要珍惜。我也不想有人在后面指指点点,不离婚照样是你的人。”
  
  钟大业一阵唏嘘。眼前这女人,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娇羞可人的青涩,她顾全大局,甚至忍辱负重,整颗心都掏给了钟大业。现在他唯一可做的,就是再次表忠心。钟大业说,为了对得起董事长的头衔,也为了表示对公司有贡献,他回去就把家里多年积累下来的100万存款拿来放到公司。
  
  第二天钟大业回到家,不待妻子发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羊羔疯难,反而率先摊牌。钟大业说,现在有两条路可选,一是离婚,家产对半;二是把存款放到公司,等雪球滚大。昨晚米小柔已答应他了,如果把100万存进公司,今后就折成百分之二十的干股给他每年分红。如果能确保婚不离,又能把家产雪球般滚大,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愿景啊。现在,这个愿景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,钟大业的妻子经过掂量,离婚除了能争一口气,什么也得不到,既然老公也不愿离,好歹就保持着。男人在外面耍累了,总要回家。
  
  摆平了家里,钟大业不再避讳和米小柔的关系。钟大业也确实风光了一阵,买了豪车,出入会所,办公室更装饰气派。闲暇和米小柔温存,回家有老婆侍候,过去皇宫贵族的生活,也不过如此了。当然钟大业也懂得分寸,名为董事长,但财务大事都等米小柔表态。
  
  半年后的一天,米小柔突然叫来钟大业,说有家公司之前借进来一笔巨款,现在到了支付利息的时候,共计5000万,因为对方公司很有背景,所以让钟大业尽快解决。恰好钟大业刚从财务那儿了解到,这大半年时间公司虽然融资近十亿,但账面上却永远没钱,原因就是大部分都用来支付巨额利息了。如果这5000万支出去,公司的资金链就会断裂。
  
  面对钟大业的犹豫,米小柔轻描淡写说:“我们是融资公司,市场行为当然就会有风险。再说,这5000万不还,谁还相信公司,谁还借钱给我们?只要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进来,资金链就永远不会断裂。”
  
  米小柔说这话时,一脸随意,一脸不屑,好像说的不是上亿资金,而是几个钢�G。钟大业心情沉重,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来,财务又打电话说有人闹事,找上门要还本息。原来是些集资的散户,因为迟迟不见利息兑现,多次讨要未果后来讨说法。
  
  那天钟大业一直坐在办公室,看着墙上营业执照法人代表赫然写着自己的名字,突然打了一阵冷颤。别说那些散户拿回本息遥遥无期,就是更多的公司,依靠这种拆东墙宜昌癫痫医院哪家好补西墙去应付,最终也难以为继。到那时,融资公司空手套白狼的伎俩必然露馅。
  
  钟大业有些看清道道了,所以他想抽身而退。回首一想,在景点执意分房,丝袜塞进他口袋,清纯与柔情,都是米小柔伪装或设计的,一旦这边出事,顶缸的肯定是他。
  
  钟大业去找米小柔,一是要退回股份,二是辞去董事长。他希望为时还不晚。米小柔也没有呵责他,甚至根本没有问缘由就同意了。但她有两个条件,一是再宽限几日,待她物色到新人选就同意他辞职;二是辞职前,他们最后欢聚一次。
  
  几天后,钟大业在一种从未有过的忐忑中进了米小柔的家。米小柔还是那般风情万种,但钟大业的心情变了,他只希望今晚很快成为过去。
  
  米小柔倒出红酒,和钟大业碰杯,双双一饮而尽。不知什么原因,钟大业不胜酒力,很快有些迷糊。这时米小柔偎上来,冷冷地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在你酒杯中放了安眠药。我不想你永远睡过去,但你如果不死,就没人为这个骗子公司顶罪。是的,一开始我就利用了你,你贪色恋财,才有今天的下场。明天我就向公安局报案,说你卷款潜逃,其实公司的很多钱早被我转移了。唉,谢谢你帮我当了替罪羊!”
  
  “哈哈!”一直“昏迷”的钟大业突然醒了过来,他坐起从怀里拿出一支录音笔说:“谢谢你的配合,所有的罪行你自己都招了……”
  
  原来,米小柔融资公司的骗术被越来越多的人警觉,于是很多人报了案,这引起了警方的高度关注。钟大业提出辞呈不久,警方找到他要求配合调查,只有找到犯罪事实,才能抓到真正的罪犯。于是趁最后一次接近米小柔的机会,钟大业把录音笔悄悄揣进了怀里,碰杯时他把多余的酒吐进了袖笼,骗过了米小柔的注意。米小柔哪里知道,这一切均在警方的监控中。
  
  米小柔试图抢夺录音笔,但为时已晚,门外早已响起了警车的警笛声……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欠父亲一个老伴

© zw.hlpgr.com  地形地物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